深夜包子的灵与肉 容下夜游者的爱与愁

发布时间:2018-01-15 17:48:19

晚上9点50分,一辆小推车在路道的声音,回荡在一条荒无人烟的路上,在一个十字路口昏暗的路灯下,停驻下来。三女一男,并行前往,一个女人身上还驮着个娃儿。卸下物料,开始摆摊。“这应该就是那家深夜包子铺了”我想。

一个戴着帽子套着袖笼的女人,先是整理了推车,归置了物品,便腾出一个简易的案板来。然后举起一个大桶,柔和流出的面团顺势而下,汇成河流般的状态。男人点燃了绕在推车上的灯泡,白光瞬时泻在平摊开的面团上,一大把面粉突如其来的将白光打散,升腾在灰蒙蒙的空气中。女人的双手在混沌的光影里,行无影去无形,在案板上来回使力,像极了白雾中的太极。

一个戴着帽子套着袖笼的女人,先是整理了推车,归置了物品,便腾出一个简易的案板来。然后举起一个大桶,柔和流出的面团顺势而下,汇成河流般的状态。男人点燃了绕在推车上的灯泡,白光瞬时泻在平摊开的面团上,一大把面粉突如其来的将白光打散,升腾在灰蒙蒙的空气中。女人的双手在混沌的光影里,行无影去无形,在案板上来回使力,像极了白雾中的太极。

“还有好久?”有人问
“至少二十分钟。”女人答。

“还有好久?”有人问 “至少二十分钟。”女人答。

男子此时也归置好整个摊位,开始加入案前工作。女人将面团快速揉搓好,揪成大小均匀的面团置于案上,两人便开始包包子。剩余两位嬢嬢,便负责招呼食客。

男子此时也归置好整个摊位,开始加入案前工作。女人将面团快速揉搓好,揪成大小均匀的面团置于案上,两人便开始包包子。剩余两位嬢嬢,便负责招呼食客。

“我见过一分钟包十六个的,那叫一个厉害。”此时,包子铺案台边已经打围,大家像约好了的一般,在同一时刻汇聚于此,便开始拍照的拍照,聊天的聊天。

“我见过一分钟包十六个的,那叫一个厉害。”此时,包子铺案台边已经打围,大家像约好了的一般,在同一时刻汇聚于此,便开始拍照的拍照,聊天的聊天。

“我来计个时耶。”另一个男子便饶有兴致的拿出手机。“1、2、3、4、5……”两人齐齐喊道。“13个,还是凶。”“她只出了7成功力,16个她是没得问题的,我吃了楞个多年了,她的水平我晓得。”两个男子对视一眼后,露出称赞的表情。

“我来计个时耶。”另一个男子便饶有兴致的拿出手机。“1、2、3、4、5……”两人齐齐喊道。“13个,还是凶。”“她只出了7成功力,16个她是没得问题的,我吃了楞个多年了,她的水平我晓得。”两个男子对视一眼后,露出称赞的表情。

“老板,打包的两笼鲜肉好没得,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。”说话的是,一个刚停车在旁的男人。“还没来得及哦,刚开锅,要等一哈儿。”男人见势,便坐下等候。拿出手机,按着微信对话框:“你明天早上在家吃早饭哈,给你买了重庆第一包子哦。”男子说完,便点上烟,四处张望。

“老板,打包的两笼鲜肉好没得,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。”说话的是,一个刚停车在旁的男人。“还没来得及哦,刚开锅,要等一哈儿。”男人见势,便坐下等候。拿出手机,按着微信对话框:“你明天早上在家吃早饭哈,给你买了重庆第一包子哦。”男子说完,便点上烟,四处张望。

几个包子下肚,伴着青菜稀饭,整个胃部升起的满足感,使得我撑起了腰。我便站起身,四处张望,来回踱步起来。晚上10点20分,清冷的十字路口,因为这样一个包子铺,热气腾腾起来。

几个包子下肚,伴着青菜稀饭,整个胃部升起的满足感,使得我撑起了腰。我便站起身,四处张望,来回踱步起来。晚上10点20分,清冷的十字路口,因为这样一个包子铺,热气腾腾起来。

“你的鲜肉,我的酱肉,一人一盘不抢哈。”我跟同行人说着。“这个酱肉肥实哦,你怕是吃不完哦。”男子见我面前堆着两盘包子,对我说。我惊讶的抬头:“酱肉就得有肥肉,不然太柴了。”我像是在捍卫自己理想般地说。男子见状,嘴角升起一抹浅笑:“你们第一次来吧?”我抬头瞅了眼,没说话。“一般熟客都吃鲜肉,不是酱肉不好吃,是吃不了几个,馅儿太实在了。”男子解释说。

“你的鲜肉,我的酱肉,一人一盘不抢哈。”我跟同行人说着。“这个酱肉肥实哦,你怕是吃不完哦。”男子见我面前堆着两盘包子,对我说。我惊讶的抬头:“酱肉就得有肥肉,不然太柴了。”我像是在捍卫自己理想般地说。男子见状,嘴角升起一抹浅笑:“你们第一次来吧?”我抬头瞅了眼,没说话。“一般熟客都吃鲜肉,不是酱肉不好吃,是吃不了几个,馅儿太实在了。”男子解释说。

再看另一边,一男一女穿着睡衣走近,直接坐在靠近案台的桌下,说了句“老规格”后,嬢嬢便将一笼鲜肉、两碗稀饭送到,两人便开始埋头吃起来。

再看另一边,一男一女穿着睡衣走近,直接坐在靠近案台的桌下,说了句“老规格”后,嬢嬢便将一笼鲜肉、两碗稀饭送到,两人便开始埋头吃起来。

其中一个男孩儿对着电话喊着:“夜包子得嘛,啷个可能找不到嘛,以前我们经常来,你娃是结了婚后,智商直线下降哦…..”另一个男孩儿看着他说:“你问他,是不是不敢来,怕婆娘逗明说,哎呀!”直接打开了免提:“老子是嘞种怕婆娘的人迈?不逗是吃个包子迈,来斗是了,吃完直接去撸通宵,今天哪个先死,直接喊爸爸。”众人听后,皆大笑。“搞快搞快,不要拉稀摆带!”挂完电话,对嬢嬢喊:“先来两笼鲜肉!”

其中一个男孩儿对着电话喊着:“夜包子得嘛,啷个可能找不到嘛,以前我们经常来,你娃是结了婚后,智商直线下降哦…..”另一个男孩儿看着他说:“你问他,是不是不敢来,怕婆娘逗明说,哎呀!”直接打开了免提:“老子是嘞种怕婆娘的人迈?不逗是吃个包子迈,来斗是了,吃完直接去撸通宵,今天哪个先死,直接喊爸爸。”众人听后,皆大笑。“搞快搞快,不要拉稀摆带!”挂完电话,对嬢嬢喊:“先来两笼鲜肉!”

晚上11点30分,看着这小小包子铺来来回回的人群,不禁自问“什么样的人会在深夜去吃包子?”一群老食客的准时等候、一个外地游客的惊喜邂逅、三两年轻人的集和享受、和一个安静灵魂的独自放松,是这个包子摊升起的人间烟气。眷恋深夜那一碗暖意的人,定是在白天建立了世界洗礼后的坚定,而在深夜的一口放松。每个城市,都有几处属于人民的深夜食堂,容下夜游者们的满心疲劳。在黑夜里升起的安全感,是来自食物对灵魂的温暖。(YDD)

晚上11点30分,看着这小小包子铺来来回回的人群,不禁自问“什么样的人会在深夜去吃包子?”一群老食客的准时等候、一个外地游客的惊喜邂逅、三两年轻人的集和享受、和一个安静灵魂的独自放松,是这个包子摊升起的人间烟气。眷恋深夜那一碗暖意的人,定是在白天建立了世界洗礼后的坚定,而在深夜的一口放松。每个城市,都有几处属于人民的深夜食堂,容下夜游者们的满心疲劳。在黑夜里升起的安全感,是来自食物对灵魂的温暖。


官方微博

影像重庆

Image Chongqing

播动山城

Sowing dynamic mountain

关于我们

重庆时间(CQTITLE.COM)

重庆感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渝ICP备14009364号-6

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: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渝)字第260号

合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