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寒夜街头冻得发抖 一群警察买光桔子还送他回家

发布时间:2016-12-16 11:09:10

派出所所长张平购买涂大爷的桔子

入冬的夜,一天比一天冷。如果还有江风吹拂,年轻人也难免冻得受不了,更不要说年过八旬的老人了。前天晚上9时许,长寿区上东街定慧晓月小区附近,就有这样一位老人引来大伙的关注。

“大爷,你的手真的很冰,快点回家去吧。”

老人坐在路边一家已经打烊门店的石梯上,似睡非睡。旁边有两箩筐桔子,一有人经过,他就喃喃自语地说:“要不要,便宜卖了。”

晚归的居民见老人冷得发抖,纷纷关切地问他为何还不回家。老人并不搭话,只是不时地擦一下眼泪。

老人遇到了什么委屈?或者迷路了?热心居民赶紧拨打110,把看到的情况告诉民警。

长寿区公安局河街派出所民警方忠诚和徐勇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。此时老人已被热心人引到相对暖和的一个角落。方忠诚发现老人衣着单薄,神志不清。民警问老人住在哪里,老人也不搭理。

“大爷,你的手都冻僵了,怎么不回家呢?”方忠诚关切地摸了摸老人的手,发现异常冰凉。一旁的热心人也插话:“可能年纪大了,对冷热的感觉不明显了。大爷,你的手真的很冰,快点回家去吧。”

“大爷住哪儿?我们让你家人来接你。”对于方忠诚的关心,大爷还是一声不吭,只顾摇头。

“要不先到派出所暖和暖和?”看着寒风吹得老人直打哆嗦,方忠诚打算把他扶上警车,可老人倔强地不愿起身,一直盯着那两大箩筐桔子。

两位民警看出老人的心思,一边安抚他,一边把两筐桔子抬到警车后备厢里。老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急,一旁的热心人马上安慰他:“大爷莫担心,他们不会没收你的桔子。”方忠诚也对老人说:“大爷放心,我们送你回家。”老人这才坐上车。

“一位80岁老人能挑三四十公斤桔子走10公里?”

警车上,徐勇打开暖气,方忠诚拉着老人的手试图给他捂热,不料老人迅速把手缩了回去。

“我和徐勇都穿着制服,看得出老人对我们既信任,又有些警惕。”方忠诚昨日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说,虽然他们一个劲地给老人解释会帮助他回家,可能是第一次坐警车,老人显得忐忑不安,不时用手摸车窗。

“大爷莫怕嘛!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出来卖桔子,身体好啊!”驾车的徐勇也安慰老人。不过,不管两位民警如何套近乎,老人依旧低头不语。民警只好把他带回派出所。

在派出所里,穿便衣的所长张平过来了解情况,并让民警先给老人弄点吃的,没想到这个举动突然让老人开了口:“你是当官的?是他们的头儿?”

“大爷怎么看出来的?”张平接着老人的话往下问,希望能套点老人的信息。“你说话算数,顶用。”老人简短地回答。

随后,老人告诉民警,自己当天早上7时左右出门卖桔子,到现在一直没吃过饭。一位值班民警赶紧拿出干粮递给老人,另一位民警煮来一碗热腾腾的挂面。老人吃完面后,民警继续询问他的情况。由于老人说话颠三倒四,沟通吃力,民警经过一个多小时耐心交谈,才从他断断续续的表述中得知他姓涂,今年80岁,住在长寿区与涪陵区交界的复元村。

复元村距发现涂大爷的地方有10公里左右。涂大爷说,因为年纪大,摩的不敢载他,他又嫌公交车的车费贵,于是挑着桔子边走边卖。如果半路卖完就回家,如果没卖完就一直卖到长寿城区去,顺便置办点年货。

涂大爷说,从家里出来时桔子至少有40公斤,一路走一路卖。不过自家种的桔子个头小,味道也不怎么好,所以一天下来只卖了10公斤。眼看着天黑了,桔子还没卖出多少,还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“开始我们都怀疑涂大爷记错了,一位80岁老人,能挑三四十公斤桔子走10公里?”民警徐勇说,后来看到他轻轻松松就提起一筐桔子,他们就没继续怀疑了。

“老人家,以后卖不完的桔子都拿到我们这里卖。”

找到涂大爷住址,张平决定好事做到底——自己掏钱买下10公斤桔子。在张平的带动下,剩下桔子被派出所民警全部买光。涂大爷精瘦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。

买完桔子后,民警联系涂大爷的子女接他回家,涂大爷却不干了,“不要你们帮忙,我自己回去,我就一个人住。”

涂大爷户籍信息显示有个儿子,莫非父子之间有什么矛盾?

“他在外省打工,莫要让他回来,路费贵。”涂大爷解释说。

考虑到所里当天无重大警情,张平决定用警车送涂大爷回家。布置好应急警力后,张平安排方忠诚、徐勇带着一个辅警,带着涂大爷的箩筐上了警车。

临行前,张平凑到车窗外,摸出200元递给涂大爷,对方坚决不要。张平说:“老人家,这是全所民警一点心意,你收下,以后卖不完的桔子都拿到我们这里卖。”几番推让后,涂大爷才把钱收下。

由于是村道,又是晚上,民警不敢把车开快了,经过40多分钟车程,又走了20多分钟路,终于把涂大爷平安送到家。

“他儿子就在长寿城里打工,要让他儿子知道了,不担心才怪。”邻居们告诉民警,他们一早就知道涂大爷进城卖桔子去了,到晚上都没回来,估计是去他儿子那里了,所以就没放在心上。

“我本想在那里熬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就开卖。”

民警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当天把涂大爷送到家后,涂大爷的话让他们到现在都很感动。

“家家都有难念的经,我很怕成为儿子的拖累,只要能动,我就不要他养。”涂大爷当时恳求民警不要把他进城卖桔子的事情告诉儿子,免得他担心。

“我本想在那里熬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就开卖,多半能卖完。”涂大爷告诉民警,他发现准备露宿的那个小区住户多,应该好卖。

涂大爷说,之所以不愿民警联系儿子,是因为儿子在一个工地打工,晚上可能还要加班,怕儿子担心,更怕影响儿子上班。

邻居们告诉民警,涂大爷脸朝黄土背朝天干了一辈子,家里经济情况一般,儿子也有小孩,有一定经济压力。儿子一直都让涂大爷在家好好歇着。涂大爷老是担心自己没了收入来源会加重儿子负担,平时儿子不在家时,总要去地里忙活。

“他是有些要强。桔子卖得了几个钱嘛?我们都劝他算了,他非要拿去卖。”邻居李伍说,涂大爷还有一个女儿在外地,按说他这把年纪早就该跟着子女养老了,可他至今既不跟儿子也不跟女儿。

“现在我还干得动,以后实在动不了再说。”涂大爷说。

“我不孝啊!我不孝!”

昨日,涂大爷的儿子涂宪华得知父亲进城卖桔差点露宿街头的事后,一个劲地说“我不孝啊!我不孝!”

“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有退休金之类的养老钱。他从不想拖累我们,所以一直在种庄稼。我们几次都叫他不要种了,说我们给他钱养老,他坚决不肯。”涂宪华对重庆晚报记者说,昨日得知此事后,他赶回家又劝父亲,但父亲还是说“能动一天算一天”。

“家里现在的情况比我们小时候好多了,我即便要养孩子,供养父亲生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父亲一辈子劳动惯了,丢不下。”涂宪华说,父亲在家卖菜卖鸡蛋卖水果等,每月要积攒三五百元。

“父亲不但不想成为我们的负担,还要帮我分担压力。每次我回家,他反倒拿钱给我,让我给娃儿当生活费。我想,这可能就是别人理解不到的父爱吧。”涂宪华对重庆晚报记者说,等孩子长大一点后,他会减少外出务工,让父亲享享清福。



生活贴士

LIFE TIPS

关于我们

About us

重庆时间(CQTITLE.COM)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渝ICP备14009364号-6

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: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渝)字第260号